文晖信息门户网
 
  首页 体育 娱乐 健康养生 教育 军事 国际 汽车 文化 社会 时事 科技 旅游 综合 财经
   当前位置: 文晖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面对近代以来波兰的苦难,托卡尔丘克如何用文学寻根?
 

面对近代以来波兰的苦难,托卡尔丘克如何用文学寻根?

2019-10-22 08:24:16     来源: 文晖信息门户网

作者|易立军

奥尔加·托卡马克是波兰著名的女作家。继《太古与其他时代》获得巨大成功后,她凭借《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获得了2002年波兰最高文学奖的“耐克神话奖”读者评选奖。在翻译这位作家自己的杰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奇妙的精神流浪,并不时被这位作家丰富的想象力和迷人的艺术魅力所迷住。

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精炼而娴熟的波兰人物来探索神话、现实和历史的痕迹。她擅长将迄今为止似乎矛盾的事物联系起来:简单与智慧,童话的天真与寓言、民间传说、史诗、神话和现实生活的尖锐。她的表达方式可以说是将现实与魔法甚至怪诞同时结合在一起,文字反映了现实幻觉中的一个具体而神秘的世界。她的作品中有许多不同寻常的东西,但她也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了魔力。

奥尔加·托卡库著《白天的房子和夜晚的房子》,易立军/袁韩荣译,四川人民出版社|后朗,2017年12月

她已经确立了这样一种信念,即文学作品既可以理解又可以深刻,既简单又具有哲学意义,既有意义又不沮丧。

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罕见的一致性,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的戏剧。

她擅长用看似无关紧要的隐喻,以轻松的风格写出重要的事件,把意义和平淡结合起来。换句话说,她善于揭示平凡中隐藏的非凡事物。在这方面,她的小说类似于波兰女诗人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辛波卡的诗。在她的小说中,她可以感受到辛波萨作品中独特的超凡能力、超敏感和独特的观察世界的方式。

他们都很清楚写作的乐趣。他们的两部作品都很容易阅读,但要真正理解它们并不容易。

《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无疑是20世纪90年代波兰文学中的一部精彩之作。它是一部多层次、多情节的小说,由几十篇短篇小说、故事和散文组成。难怪一些波兰批评家称之为用各种布料缝制的拼布。

与作家的其他小说相比,这部小说似乎缺乏内在的统一性。它是一部处于文学多样性边缘的小说,各种修辞风格相互交织渗透,是自传、散文、叙事风格、史诗风格甚至议论文风格的混合体。

Olga Tokarcuk

在这本书里,没有一行故事贯穿始终。相反,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像电影一样相互跟随。因此,乍一看,似乎找不到内聚结构。从古代到中世纪,从18世纪到现在,各种事件发生在不同的时间层次。

在这些时间层次上,故事情节,有时轻松,有时沉重和悲伤,有时残酷,有时引起人们的愤怒和仇恨,几乎随机出现,自由驰骋。作者使用看似不相关的幕间休息就像使用分散的拼图游戏来形成一幅又一幅令人惊奇又困惑的画面。

活跃在各种间歇期的角色通过无定形的因果关系相互联系,形成一条与彩色宝石相连的项链。这样,拼图游戏最终形成了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当然,在实现这一切的过程中,这也取决于制造假发的女人玛尔塔,她是小说中一直在经历的唯一角色。

玛尔塔无疑是整本书的关键人物。她从头到尾都和叙述者在一起。可以说,她是第一人称叙述者的另一个“我”。书中的许多故事,许多奇怪的传说和轶事,许多中肯的评论,以及许多关于人类生死的暗示都来自她的口中。

玛尔塔是连接书中各种人和事物的桥梁,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人,鼓励叙述者回忆他的童年和成长过程,也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角色的鼓舞人心的人。她以自己的主观观点,无意中激发了叙述者自我分析的超意识,使作家的自传体元素不仅在书中自然分布,而且成为一首带有琐碎话语的迷人长诗。

玛尔塔是一位谦逊的农村老妇人,她从未上过学,也是文盲,但她并不缺乏天生的智慧。叙述者自始至终对她表现出深深的敬意,她的爱甚至超过了她对丈夫的感情。这种爱不仅深刻,而且让叙述者感到不安和惊讶。玛尔塔的力量在于找到世界的节奏。她不是时间追逐者,而是活在时间里。她与存在的和谐关系包含着令人困惑、迷人和超人的东西。

她是一个关心一切,知道一切,拥有神秘力量的女巫!她的知识不是来自学校和阅读,而是来自大自然。她是大自然季节循环的化身。每年春天,作家,第一人称叙述者,都会来到山谷中心的房子。玛尔塔从沉睡中醒来,总是首先出现在叙述者面前。

秋天结束时,万圣节是讲述者离开山谷的日子,这时玛尔塔打扫了她的小屋,进入地下室冬眠了几个月。正如希腊神话中德米特里的女儿珀尔塞福涅(Persephone)每年春天从地狱回到上层世界,秋天进入地狱一样,当她回到上层世界时,大地在春天开花,万物生长。一旦她进入地狱,地球上的一切都会枯萎,变得暗淡无光。玛尔塔回到地球意味着生命的延续,她进入地球意味着死亡的来临。然而,如果有死亡,就有生命,如果有生命,就有死亡。生与死是自然法则。

大自然允许她深入她的秘密。她意识到自然界中没有什么是死的、无声的和无意识的。她活着,和她交谈,感受一切。因此,与其说她给了任何东西生命,不如说她适应了她在任何地方遇到的生活并与之生活在一起。代表托卡马克本人的匿名叙述者想向玛尔塔学习的正是这种能力和智慧。因此,她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追求知识,不断提问,分析自己,把她描述和创造的世界的每一个片段变成一条反思的线索,并带着读者一起进行这次探险。

《白天的房子》和《夜晚的房子》也是20世纪90年代波兰文学中最有趣的小说。这部小说准确地将人和事物的四个层次编织在一起,既断裂又连贯,始终保持流畅的风格。作家在处理现实层面——自定义描述层面时,总是带着嘲讽的口吻。第二个层次——关于梦的哲学思考的层次分裂成碎片,分散在整本书里,作者总是在这里给读者留下广阔的回味空间;第三个层次——隐藏历史信息的层次,它总是带有寻根的欲望和戏弄历史的魔鬼;第四个层面,传记层面,包括第一人称叙述者的自传元素和充满神话气息的中世纪圣库默尼斯(saint Coomer Nice)传记。将传记变成神话是托克创作的一大特色。似乎没有神话就没有艺术和艺术家。围绕这四个层次有许多插入的故事,形成了一个密集的情节网络。

不难发现这部小说中真正的英雄是一个梦。梦隐藏(并承载)了人类存在的意义。梦已经成为这部小说的思考中心。每隔几页我们就能找到对梦的描述:白天的梦,晚上的梦和网上的梦。

网页上写的梦境摘录是这本书最重要的片段之一。梦让人们深深扎根于生活,让人们在时间的漫游中找到自己的家。梦提供对各种现象的解释,释放自我分析的激情,并引导读者理解荣格的“复杂”概念。

书中梦的情节不是偶然的,而是反映了作者的哲学:生活就像梦,梦就像生活。梦是人们生活经历和思想的反映。人们心中珍藏着一些过去的事件,不能忘记那些无法抹去的五彩缤纷的过去事件会留下五彩缤纷的记忆,而灰色的过去事件只会留下灰色的痕迹。逝去的岁月就像一串由太阳、月亮和星星连接在一起的珍珠,永远是珍贵而难忘的。

俗话说,“白天思考,晚上做梦”,各种各样的记忆都会变成各种各样的梦。根据托卡马克的观点,人们的生活是由白天和黑夜组成的。人们日夜住在房子里。白天的房子是清醒的,夜晚的房子是混乱的梦。人们可以记住夜晚的梦,因为它是人们夜晚的生活状态。梦是连接有意识的白天生活和无意识的夜晚生活的桥梁。人们活着就有梦想。

潜意识的力量通过梦的象征功能在意识中表现出来。厌倦了在家和银行之间奔波的夏克雷(Craye Xia)生活无聊,渴望爱情,会梦见一个名叫阿莫斯的男人爱上了她。不幸的是,她相信了这个梦想,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小我相扑(Ego Sumi),曾经流亡西伯利亚,饥寒交迫地吃人肉,会梦见自己变成狼人,晚上不敢睡觉。梦强化了“自我叙事”的叙事形式,使小说的叙事具有高度的主观性。

这部以自传为基础的小说包含了大量虚构的梦境。人们在“被讲述的我”和“被讲述的我”之间,在“梦”和“醒来”之间穿梭,极大地增强了小说的艺术效果,使女性独特的生活体验呈现出高度个人化的体验,女性隐藏而深刻的内心世界通过梦境暴露给读者。这也是小说受到读者喜爱并畅销的原因。作家们利用互联网研究世界各地人们的梦想。随着梦的一个接一个出现,世界逐渐笼罩在神秘的气氛中。梦已经成为世界永恒的一部分和一种隐藏的意识语言。结果,事物失去了清晰的轮廓,光明与黑暗交错,醒与梦交错,生与死交错,从而凸显了小说的魔力。

Olga Tokarcuk

作者在书中说:“我们都以惊人的相似和混乱的方式梦想着同样的事情。”这表明人们的思维有一定的同步性。作者在书中反复描绘了同样的画面:“人们走在下面,驱赶着牛和狗。一个男人突然大笑起来……一个提着水桶的男人在更高的地方向他们挥手。烟从房子的烟囱里袅袅升起,鸟儿飞到了西方。”

不同时间和空间的人(中世纪僧侣、皮耶特诺的农民、战后移民、叙述者和来到下西里西亚寻根的德国游客等)。)呈现相同的重复场景和重叠图像,就像音乐的合唱。这种特殊的叠句引导我们找到作者组织这部小说的首要原则之一:相信荣格所说的“同步性”的存在。所谓的“同步性”,即“非偶然的机会”,没有纯粹的机会,也没有神秘的巧合。

所谓的“巧合”只是一些难以定义的更高力量的作用的结果。正是这种更高的力量保护着我们的生活度过难关。这部小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们了解生活,体验我们多维形象的生活状态。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不可重复的存在。

梦的主题至少有三个层次的内容。第一层是“梦的世界”,即梦的规律、梦的逻辑、睡眠身体的表现以及不同人的梦之间的关系。第二层是“梦想中的世界”。这一层主要是由做梦者无法证明也无法消除的疑虑造成的。它认为人们可以醒来做梦,人们可以认为他们已经从梦中醒来,但事实上他们仍然在梦里。第三层是“梦里看到的世界”,即通过梦揭示的现实和做梦者幻想的现实。

这个现实对人们的认知欲望开放,甚至比最大胆的幻想更丰富。它还允许做梦者在时间和空间上自由联想。在小说的开头,作者描绘了一个他在梦里看到的世界。有了这样的开端,接下来的章节可以被视为梦的幻觉——世界的幻觉。只有梦才能揭示这种幻觉。只有做梦的人才能与自己联系,并揭示他们潜意识的秘密。所有的梦都是相互结合、相互补充、相互缠绕的。在这个梦、幻想与现实、幻想与现实、真理与谬误、善与恶、美与丑交织在一起,无法分离。因此,在这本书里,我们会觉得梦是真实的。因为梦显示现实,它使得揭示事物的真相成为可能。梦是所有认知难题的临时解决方案,也是摆脱骗人的恶魔设置的陷阱的一种方式。这表明叙述者的信条可能是我做梦,所以我是。

寻根是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文学创作的重要内容,书中隐藏的历史信息是他寻根欲望的体现。下西里西亚是奥尔加的精神家园。她远离红尘,定居在新鲁达附近的农村。她与自然同在,做着她最喜欢的工作,过着半人半仙的生活。寻找这个地区的根源已经成为她心中永远不会消除的一个结。

根据历史记载,梅什科一世在公元980年统一了波兰,并在公元966年的拉丁仪式上接受了基督教。他的儿子波列斯拉夫一世于公元100年在当时的波兰首都格涅茨诺建立了大主教管区,在波兰南部的克拉科夫建立了三个大主教管区,在波兰西南部的下西里西亚建立了弗罗茨瓦夫,在波兰西北部的波罗的海建立了科瓦尔巴泽格。下西里西亚是波兰古老的西部领土,这是不争的事实。

从14世纪末到18世纪末,波兰共和国是欧洲的一个伟大国家,拥有包括乌克兰、白俄罗斯和立陶宛在内的广大领土。它是欧洲唯一一个领土横跨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国家。波兰于1795年被俄罗斯、普鲁士和奥地利瓜分并灭亡。波兰于1918年重获独立,建立了第二个波兰共和国。乌克兰西部、白俄罗斯西部和包括维尔内乌在内的一些立陶宛土地仍然属于波兰。里加条约定义的波兰东部边界一直延续到1939年9月17日。

书中的每个故事都与下西里西亚的辛鲁达小镇及周边地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书中的一些人物很久以前就定居在这里了。这个小镇的创始人,刀具制造商,是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开荒的祖先,他在覆盖天空的原始森林中建立了最初的社会文明。中世纪,下西里西亚出现了完善的骑士制度和奴隶庄园经济。骑士的女儿库默·尼斯和她的传记作者帕斯·哈利斯见证了封建文明和社会习俗。18世纪移民到这个地区的德国人把西欧文明带到了这个地区,并在这里生活。他们也是这个地区的老居民。然而,战争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在《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中,有一部西里西亚的史诗,展现了这个地区过去的历史情节,充满了神话。人是匆匆来去的路人。保持不变的是自然景观,因为“人类是短暂的风景梦想”。

1945年,它成为下西里西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折点。它不仅改变了行政机关、地名、军队、警察、货币、税收法规和法律,还改变了语言和说这种语言的人。下西里西亚在漫长的历史中不再存在于它自己创造的复杂形象中,只留下一种形式和一个名字。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它包含了世界的希望、痛苦和荒谬,充满了无助和痛苦。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应该说,波兰作为一个战胜国,从战败的德国手中收复其西部和北部领土是很自然的。然而,它成为获胜国中唯一一个以失去东部领土为代价缩减领土的国家。这只能说是不可思议的。领土的改变导致了欧洲历史上又一次大规模的移民。从波兰西部返回德国的德国人达到220万,400万波兰人移居到收复的土地上,其中大多数是失去的东部领土的居民。

在小说中,我们看到迁移是在一个半哄骗半强迫的过程中进行的。许多波兰人离开了他们在东方的广阔田野,徒步旅行了两个月,四处流浪,遭受着艰难困苦。他们来到了一个对他们来说陌生的地方——“这里没有负责人:没有国家,政府只是他们的梦想,但是一天晚上它突然出现在一个小镇的平台上,命令他们下车。

政府——一个穿着军官靴子的人,每个人都叫他‘先生’。”行政长官嘴里叼着烟,随意分配新移民住房。起初,波兰移民感到茫然和悲伤。黑暗中,他们听到一块玻璃掉到地上的声音。”当女人们紧握胸膛时,每个人都发抖。”然后他表现出盲目的喜悦,就像每天的节日一样。这部小说记录了下西里西亚地区的重塑过程。

作者把这个过程看作是创造一个新的社会和文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忍受了物质生活的艰辛。商店的货架是空的,他们除了醋和芥末什么也买不到。偶然遇到出售食用油的机会,他们排队购买。孩子们聚集在教堂前,等待德国游客分发糖果。尽管如此,人们已经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治愈了战争留下的创伤,他们的生活也逐渐走上了正常的轨道,没有对未来失去希望。

作者试图向我们展示世界不仅仅是黑暗的。世界有两面。对我们来说,这是白天的房子和夜晚的房子。短暂的时间改变了一切,除了相思。人在变,事物在变,社会制度在变。保持不变的是挥之不去的乡愁。乡愁情结是波兰人和德国人的共同感受。波兰人对东方留下的一切的记忆,超过了他们对西方遇到的一切新事物的好奇心。他们想念辽阔的土地,经常喝醉。下西里西亚也是许多德国游客的家园。半个世纪后,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回到这个地方,看看他们自己建造的房子,寻找他们童年的梦想。

梦想者之一彼得·杜特尔尽管年老体弱,仍坚持攀登山脊。“他把世界上所有的山和这些山进行了比较。在他看来,没有哪座山如此美丽。”虽然他呼吸困难,但他仍然坚持要爬得更高,死在波兰和捷克共和国的边境。"他的一只脚在捷克共和国,另一只脚在波兰。"人为划分的国界并没有被人类共同的乡愁所分隔,这是作者想告诉读者的一个事实。

托卡马克一直认为文学应该被智慧所对待,智慧应该是文学创作的基本追求。如果说“太古和其他时代”是文学跨越时空走向智慧的标志,那么“白天之家,夜晚之家”就是一种不寻常的辉煌实践。这部小说获得了1999年波兰权威文学奖——耐克神话奖。2004年,他被提名竞争impac都柏林国际文学奖,成为十大入围者之一。它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德语和克罗地亚语。献给这里的读者的“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的翻译是从波兰原文翻译过来的。

作者:易立军

整合:徐越东

编辑:徐越东

校对:翟永军

 
新闻
· 20岁青年跳出租车身亡 事发前遭遇“精神强制”
· 新中国峥嵘岁月:思考和探索中国自己的路
· 外地人去重庆,最吃不习惯的不是火锅,而是这种地道
· 明清苏州为何能成为江南地区文化中心?|熊月之“城
· 开学第一课丨累并快乐着,军训3天孩子们的收获都有
· 小李子时隔三年再登内地大银幕,昆汀电影《好莱坞往
· 小米官方宣布MIUI 11:9月24日首次亮相
· 极留恋权位的宋高宗,为何主动禅位给宋孝宗?他在为
· 证券日报:坚持稳中求进 提高金融市场竞争力
· 苹果又上热搜,这次是手机出了问题
栏目资讯
· 明清苏州为何能成为江南地区文化中心?|熊月之“城
· 癌症患者需要检测哪些肿瘤标记物?健康人有必要查肿
· 《红楼梦》中的“天聋”与“地哑”有什么讲究?
· 酒是色媒人,茶是清醒客
· 蔡徐坤长发穿裙子,引6亿讨论,潮流圈中“娘”风的
· 70年山西旅游“破茧成蝶”
· 《红楼梦》里哪一位女子通身寒酸,却依然透出贵气?
· “坏品位”才能推动人类进步?
· 「夜读」假如民国也有朋友圈……
· 「读首诗」《老房子,成都》作者:见君 诵读:王卉
推荐
· 中秋佳节倍思“清”
· 大陆学者:两岸关系即将进入关键十字路口,我们要保
· 秋天的“百草园”
· 快讯!临清烟店镇重大命案犯罪嫌疑人高宝已投案自首
· 广东华铁通达高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控股股东减
· 中国何时与所罗门群岛建交?外交部:瓜熟蒂落 水到
· 湖南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
· 指挥家西蒙·拉特尔建议年轻人:少炫耀、多倾听,保
· “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走进中国商飞 大飞机青年践
· 贝店“乡村宝贝计划”5间爱心厨房落地贵州省大方县
 
 
 
Copyright 2018-2019 wiidin.com 文晖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