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晖信息门户网
 
  首页 体育 娱乐 健康养生 教育 军事 国际 汽车 文化 社会 时事 科技 旅游 综合 财经
   当前位置: 文晖信息门户网 >>> 汽车 >>> 文学与历史真实中的蒙汗药
 

文学与历史真实中的蒙汗药

2019-11-02 19:42:06     来源: 文晖信息门户网

蒙医及其相关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文化史的研究范畴,经常受到历史学家、中医研究者和民间文化爱好者的关注。自宋代以来,蒙药被广泛应用于各种笔记、小说、剧本、剧本和歌词中。此外,由于艺术作品的不断渲染和建构,蒙医已经成为一种神秘而便捷的“医学”。可以说是行走江湖必备的“良药”和“毒计”,就像中医包里的一样,形成了下层社会的特殊景观。

无论是蒙医的早期起源,还是后来形成的蒙医文化,实际上很难确定它最初的含义。关于蒙医学意义的演变,学术界存在相当大的争议。从音韵学的角度来看,日本学者丹波·袁剑和和田宗俊认为“韩猛”是汉字“闷”的反义词,开创了音韵学干预的先例,颇有影响。中国的一些学者认为梦寒的意思是“使人无知和无意识”,这是一个简单和最直接的解释,几乎没有追随者。此外,一些学者认为“梦寒”和“玄冥”也是语音解释,尚未得到广泛认可。有些人认为“孟”和“马”有相同的意思,并以动词和宾语结构的形式构成词语。这是古代汉语中的一种语言现象,可以看作是对第一种解释的修正。事实上,从药理学的角度来看,服用蒙汗药后的“蒙汗药”这个名字是最流畅、最通情达理的解释。

文学作品中的江湖游历与蒙医

事实上,在中国传统的江湖文化中,所谓“风(欺骗)、马(卖淫)、燕(赌博)、麻雀(乞丐)、金(算命)、皮(医生)、挂(杂技)、柳树(梨园)”等门类,蒙医构成了行走江湖的必备元素。明清以后,中国的破案小说和武侠小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蒙药对于那些在农村游荡、聚集在山里、为正义而战的人来说变得必不可少。特别是,一些小偷、梁上君子或不法分子借助于流汗毒品从事许多非法活动。

行走江湖,很难走失。南宋学者周曲飞在他的著作《山脊外的答案》中记载,一些广西山贼在山上用“曼陀罗”(蒙汗药的一种成分)欺骗人和吃东西来窃取财物。1923年1月25日,晨报第六版报道说,土匪仍然在韩晶路上猖獗。上面写道:“康某是一名士兵,穿着军装,和十几个人一起工作,他用蒙药在韩晶路上偷乘客的钱。”可以看出,民国时期格林伍德的蒙汗药非法活动仍然是客观的。

文学是蒙医学主题的核心地位。在《水浒传》、《石公庵》、《海公庵》、《蔡欢曲》、《隋唐演义》和《猫王》中,蒙药是出镜率最高的“奇迹药”,也是不法分子的专利。它会以无形的方式伤害人们。虽然这些策略和方法并不吸引人,但蒙医已经发展成为白话小说的“主题”之一,并广泛传播。金庸、梁羽生等现代武侠小说家的作品也参与其中。在“黑帮”行话体系中,“神秘人物”是蒙药的使用,而在一些武侠小说中,破解蒙药的方法被称为“复活药”。清代小说《猫王》提到徐青从蒙医那里偷金的故事:

唯一发生的事情是,我的二哥、四哥和柳青,假扮成王、马、张、赵,给这群人倒了满身汗水的酒。我们偷了金子。

著名的经典《水浒传》第十六章写道:“杨志护送金银担子,武勇智取寿辰”,喝药酒的人晕倒,见效快。士兵们、杜关和杨马志被打昏后,生日节目被七星拖走了。魔女孙二娘也是蒙医大师,已经尝试了很多次。

电视剧中对生日的智取

在石公安,冒汗药马如虎被误认为是重大事件。在《隋唐演义》中,王伯堂客店营救李玄家也用蒙药马翻官。明代周吕晶写的《金吉剑》中说,在极乐庵,何老娘和庵主设计蜀娘服防汗药,使梅御与蜀娘亲近;小说《海工安》提到了严世蕃使用流汗药物伤害人和耍花招的故事。在清代小说《晋阳宫》中,蒙医在军事悖论层面颇有用处,从而记录了刘黑塔回归唐朝的故事:

之后,他们宣布一起打猎。他们宣布他们已经把它们记在自己的账上了。当他们见到秦的家人时,他们和黑吕讨论,并在蒙医的影响下缴获了宣酒。他们杀了黑和白的家人,然后和黑吕一起回到唐。

这些都是经典或传奇故事。可以看出,在文化话语体系中,江湖上那些比以前更强的武学专家和权贵人物,一旦服用防汗药,必然会丧失战斗力,“轻则防汗药翻,重则立竿见影”明代以后,蒙医发展成为一种民间秘密艺术和江湖英雄的逻辑体系。所谓“蒙药”、“迷药”、“范翔”、“闷香”都是蒙药文化体系的衍生物。

随着蒙医形象在文学作品中的发展,它不断被夸大和美化。有些人甚至认为蒙药能让人听他们说什么。后世的“春药”和“迷幻药”可能与此有文化联系。明代陆慈《庚子篇》第九卷有“迷幻女人”的记载:“一只鸡,七只桃卒,一根新针,一锤打,一小口酒,一种合成迷药,喷在女人身上,默念昏迷咒”。可以说,邪恶的人是“低人一等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和“肮脏的”。

中国文化对东亚社会有着广泛的影响。江户时代,日本的阅读小说《忠臣水浒传》实际上模仿了《水浒传》中的许多情节,进一步发展了蒙医的情节和方式。例如,在第五次“真句容削径取蒙药,何家川护送金银载”,他写道:

”一个人在山的后面喝着他的甜白葡萄酒,却发现酒上有一层汗。他不太努力就不能移动他的手和脚,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幸运的是,有人用灵药解药救了他的命,但他的行李被偷了。”

蒙医是小说家给的名字,也因为各种流行的文学作品而广受欢迎。正统医学没有如此神奇的药方,学者们的相关记载大多属于“奇”、“轶事”或“奇迹”范畴。如果我们暂时不严格考虑药理学和医学知识,蒙药在小说中经常被描述为混合饮料,这也符合麻醉效果,两者可以结合起来更有效。就药物性质而言,蒙汗药大多为细粉,遇水形成混悬液,呈浑浊黄色。基于颜色感知,颜色不应该太深以至于不能提醒饮酒者。

事实上,没有像小说家、电影和电视剧那样神奇的药物。此外,现代医学和物理科学表明,如果汗药侵入人体,肝、肾损害甚至衰竭是不可避免的,更不用说“只晕倒不伤害生命”的特殊效果了。

古代社会的蒙医

蒙药客观存在,但蒙药的配方难以界定。根据古代文献中为数不多的文字和线索,一些学者怀疑蒙药可能与一些经典而神奇的药物有着密切的关系,如蜜酒和麻飞散。在列子唐雯,据说著名医生扁鹊解剖了他的胸部,用“摇头丸”探查了他的心脏,然后用“神医”复活了。根据唐代孙思邈编撰的《华佗神医秘传》一书,“马飞散由羊掷踢、茉莉花根、当归和曹朴组成”。明朝末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记载在曼陀罗中:“七月采摘大麻籽花,八月采摘,阴干,与三钱混合热酒,减少睡意和酒醉,切疮烤火,你不会觉得苦。”李时珍收集的药方与马飞散的记载非常相似。

大麻煮粉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中的曼陀罗

蒙药成分的最早指示是梅元氏的《药性汇源》:“曼陀罗花、川乌和草乌的混合物就是蒙药”。然而,使用“汗状药物”制剂杀人在唐代已经出现。安禄山依靠汗状药物杀死契丹人,契丹人可以说是一种战争武器:

(安禄山)他不仅不允许自己打架,而且前后欺骗契丹十多次。他用酒里的东莨菪亭设宴,并提前挖了一个坑。当他喝醉并被斩首时,他无意识地死去,每个等级有十个人。

巧合的是,宋代著名官员司马光也在他的《素水录》中记载:吴Xi、满汉、杜齐引诱他出来。喝曼陀罗酒,喝了,杀了它。人们普遍认为曼陀罗是在唐朝前后从印度传入中国的。整株植物有毒且有毒。可以看出,所谓的“蒙汗药”在宋代已经非常流行,曼陀罗被用来制作药酒。曼陀罗可以药用是事实。周曲飞的《灵外代大》说,“南方人经常把它当作儿童的食物和药物,而且疾病非常严重。”同时,曼陀罗还可以治疗哮喘,“它的方法是使用一根吸烟管,即它与烟混合食用,这在第一次试验中是相当有效的。”李时珍综合了前人的理论,指出了其药用价值。“主要用于治疗各种风寒湿型脚气,煎服。它还侧重于癫痫和直肠前突,并与麻醉剂相结合”,这已被科学地鉴定。

然而,许多小说家说,他们已经喝了足够多的流汗药来杀人而不伤害他们的生命。《桂心杂志》记载:“回到国有医药,赌注的名字不是鲁智深,土人挑了磨酒喝人,全身麻痹而死,到三天其他药物就会被扔活。”昏睡期间,他“不知不觉地用刀子和斧头”完全失去了知觉。有趣的是,周觅指出,“白日丹”与蒙医同源。吃药让人晕倒然后醒来是神奇的。在许多“汗状药物”中,大部分是从植物汁液中提取的,曼陀罗花是最常见的,生物碱成分包括东莨菪碱、东莨菪碱和少量阿托品。东莨菪碱和阿托品有麻醉作用,也能让人产生幻觉。严重的人有咽干和吞咽困难。吴琦君的《清代植物名实考证》已有详细记载。

曼陀罗被古代中国人称为“东莨菪素”,因为它能让人麻醉和产生幻觉。它的“茎高2或3英尺,壮如小石榴,毒性最大,吃了会让人发疯”。这意味着药物效应会让人变得狂野。明朝人说:“一杯东莨菪亭酒会让你发疯和困惑。意思很相似。当地人称之为“颠茄”或“醉葡萄”。宋朝和宋凡成达的书《归于海·智恒》中明确指出:“洋金花是终点,如果你把它放在你的饮食中,你就会喝醉”。明代魏军在《岭南纪事报》中描述“风茄是用来作为结尾的,喝了酒后可以睡觉,酒精和气体必须耗尽才能监控”。他还提到了使用“汗状药物”的麻醉成分的过程。

岭南曼陀罗问答集

曼陀罗花汁既可用于医疗目的,也可用于伤害人。南宋窦彩的《扁鹊之心书》记载了一种奇妙的药物,名叫“水笙散”,它是用茄子花(洋金花)制成的,以减轻病人的痛苦。“人们很难忍受艾火灸的疼痛,如果吃了这种药,就会昏昏欲睡,没有意识到疼痛,不会伤人。”元朝时,著名药理学家魏一林在其著作《世界医学有效方剂》中记载了“库什内佐非散”的处方。主要原料为曼陀罗(花椒)和草乌(乌头),共有13种成分,减轻了接骨手术患者的痛苦。从药理学的角度来看,一旦人们服用过量或不当的蒙药成分,往往会导致肌肉松弛,而其中的成分会抑制汗腺的分泌,导致困倦和无意识的昏睡。

各种事实证明曼陀罗具有毒性大的特点。一旦摄入过量,心脏会昏厥,四肢会变得僵硬。要么无意识地睡觉,要么闷得乱疯”。那么,如果我误服了蒙药呢?孙思邈的《千金方》、程恒的《水浒传笔记》和《历代中医对话选》指出了两种方法:

首先是甘草汁的烹饪方法。乌拉尔甘草能减轻百种药物的毒性,而乌拉尔甘草汁能减轻蒙古汗液的药物毒性。用强甘草汁倒入并溶解它。现代医学表明甘草含有葡萄糖醛酸、甘草甜素、甘草次酸等成分,可以通过结合、吸收和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解毒。

二是综合方法。用浓茶饮用,黄连加石膏汤解毒。在第二或第三天,你醒来。如果你感到头晕、喉咙干燥、呼吸困难,可以用黑豆汤来缓解。甘龙统治时期出版的《广西同治》说:“如果人们喝得闷,就会感到虚弱,急需冷水喷雾。”冷水喷雾可以使人恢复活力,但它并不能表明效果的程度。

古代人的医学实践和经验应用相当严谨,具有辩证思维方法。医生们已经多次指出蒙药成分的双重功能。张杰石在《孟子易经》中说:“梦寒是一件铁布衬衫。如果你吃得少来减轻疼痛,如果你吃得多,你会浑身是汗。该配方由羊踯躅花、川乌、瓦隆子、自然铜、乳香、没药、熊胆、朱砂、茶香组成,制成细粉,与热酒混合。当我喝醉时,我瘫痪了。”到清代,医学专家有了更科学的知识结构,理解了服用蒙药难以挽救生命的原因。《鉴湖集》中的朱仁说:“小说家尝蒙药,人吃了就会死。有缓解疼痛的药物,或者你认为这是错误的。”这里的小说家指的是南宋周觅写的《董祺·俞晔》中的一句话:“草乌是草末的同一片草。如果你吃了它,你会死,三天后你会复活。”著名官僚纪晓岚也指出了适量“迷药”的原则。福建中部茉莉花根制成的蒙药喝了酒,“长6英寸固然好,但长到7英寸就真的不行了”。

近代史上的蒙医

蒙医是江湖上“骗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格林伍德协会的策略来看,与其说是防汗药,不如说是“防汗毒药”。据陈平原研究,在宋元文字的江湖中,“抢劫、俚语、蒙药和人馒头联系在一起”,相当血腥。

正是由于蒙药的负面影响,清朝统治者为了防止民间使用迷药,规定传播蒙药的人应该被处死。然而,“毒药很迷人,死者不会被关在监狱里”。惩罚非常严厉。晚清以后,在江湖话语和民间记忆的引导下,中国人、基督徒和军民之间的一系列冲突不断发展。蒙医似乎是一个微妙的中介。

晚清宗教案件的增多和扩大,与民间普遍认为祭司被汗药蒙蔽了双眼和“他们生下来就被割伤”有关。在山东兖州石民街铁,他说:

如果宗教人士的家庭中有任何疾病,他们必须请牧师治疗。当他们快要死了,还没死的时候,他们会驱逐他们的亲属,从一个小管里取出他们的眼睛,用两块膏药封住他们的眼睛,然后让他们的亲属下葬。

还有一些邪恶的技术可以和防汗药物相匹配,它们可以迷惑处女和处女,切开心脏,挖眼睛,从而散发出一些银。

男人拿走他们的肾,而女人依靠药物的力量切断他们的肠子,以免在那时失去生命。

宗教人士之间的激烈冲突与古典文化中的蒙医传说密切相关。根据民间传言,传教士为了“得到陌生人的眼睛、耳朵、内脏等”而砍掉他们的四肢。防汗药物是必要的,它增强了魅力。义和团运动也与此相关。根据“上海地方历史数据”,特许经营区也发生了吸毒事件。主教浦那窝藏人贩子,并使用酒店、餐馆和其他地方。歹徒用烈性酒麻醉中国顾客,然后把他们送到船上进行强迫劳动。

晚清义和团运动

不仅如此,民间谣言也打着蒙药的幌子,恶意添加油和醋。1949年后,在中国北方有一个关于“切蛋”的广泛谣言。关彝路、九宫路等轰动一时的秘密社团制造了恐慌气氛,制造了“切蛋”的谣言。他们声称苏联会用男人的睾丸制造原子弹,“顶端”会派人到处“切人的蛋”,甚至切女人的乳房和孩子的肠子。

起初,这是无稽之谈,但由于秘密社团的传播,谣言像“鬼”一样传遍了整个农村。不法分子说:如果村民睡着了,一些人会从烟囱和窗户下来,用汗药麻把老百姓打晕,从而达到“切蛋”的目的。一些道教徒、道教徒和谣言制造者“唱两首歌”,晚上经常向村民家里扔硫磺和碘炸弹,扔旧扫帚,从高处打火把。所谓的“切蛋”当然是荒谬的,但是蒙医的故事在基层流传开来,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蒙医的祛魅与真理

江湖社会有自己独特的边界,民间也有许多非凡的故事和人才。有三种宗教,九条溪流,五行和八种作品。他们有自己的危险、常规和生存法则。汗药的使用带有阴谋的色彩,与正统社会的秩序背道而驰。《水浒传》中被称为“绿面兽”的英雄杨志友,有闯荡江湖的经验。“当他来的时候,他只想吃他的嘴,他不知道路上的艰苦工作。多少勇敢的人被蒙药麻”翻过身来,但他们没有逃过厄运,这是不可能防止的。与毒药直接致死不同,蒙药马凡组成的江湖套路隐秘。

然而,在官方记录中,有一个元朝使用迷药的故事。《慧远典》说:“大德十年三月,李广志结合了迷药,使吴忠停止进食,失去知觉,偷钱钱。”在这里,“迷药”与教会有着相同的功能。由此可见,如果小说家把蒙药粗略地视为小说,它可能与事实不符。因此,平易近人的王远平先生认为,“如果有这样一个汗面具,它的公式可能已经丢失”,这无疑是一种非常谨慎的态度。然而,如何科学地界定蒙药的来源、组成、功效和应用范围仍需进一步探索。笔者认为,挖掘蒙医学与古代“惠惠医学”等少数民族土壤学的关系,可以进一步加强对蒙医学成分的理解和认知进步。

现代药剂学通过大量实验证明,如果服用10-40毫升含10%曼陀罗汁,人会昏迷3小时。古代制药技术和提炼技术是有限的。一些原始曼陀罗可以杀人。小说中描绘的场景基本上是荒谬的。同时,它也否认了蒙药的神奇麻醉作用。据《中医词典》记载,医学界曾用曼陀罗花、草乌、川牡丹和当归制成口服药方。测试了81个病例,发现没有传说中的神奇效果。因此,即使他们对所谓的防汗药物“着迷”,也可能有其他复杂的心理和环境机制。

中医词典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据说这种花喝酒时让人发笑,喝酒时让人跳舞。如果你尝试它,你必须半心半意地喝它,甚至让人发笑或跳舞,这也是一种测试。”现有的理论意识认为蒙药的作用需要一定的环境刺激。但是,如果用现代严格技术制成的蒙药需要医学临床和实用药物,它可以而且必须与冬眠混合物结合产生协同作用,从而达到外科手术所需的麻醉程度,也称为“中麻药”。在药理作用方面,手术后患者可根据相互反应和中医经验,用毒扁豆碱醒来。如果发现中毒,黄糖和甘草汁或绿豆汁,升麻和犀牛角可以用来解毒。

事实上,古人没有现代药物分类学的知识和框架。所谓蒙药,可视为具有麻醉作用的药物的总称。蒙医是各种麻醉剂的综合和文学表达,对理解古代科技史有一定价值。江湖险恶。小心点,先生们。世界上没有“无害”的蒙药,文学作品中也没有神奇无与伦比的蒙药,必须加以破除和保存。目前,人类科技已经能够窥视微观世界。我们应该仔细看看那些不符合常识和药理学的未知成分。

 
新闻
· 西安旅游第三季度同比扭亏,预计盈利90万元-13
· 客户需求的变革和新生 看兰州大名城如何实现住假模
· 陈水扁无法监管的背后,台湾司法到底有多“绿”
· 创造历史!中国女排3-0塞尔维亚,提前一轮卫冕,
· 20岁青年跳出租车身亡 事发前遭遇“精神强制”
· 如何判断右侧车轮的位置?10年老司机教你一招,方
· 新中国峥嵘岁月:思考和探索中国自己的路
· 外地人去重庆,最吃不习惯的不是火锅,而是这种地道
· 太魔幻!这是“杭州最晕停车场”吗?进出都要绕6层
· 哈佛新生数据的背后:在美国,如果别人的起点就是你
栏目资讯
· 如何判断右侧车轮的位置?10年老司机教你一招,方
· 雪佛兰迈锐宝XL车主伤不起,一年的准新车才开9千
· 趣店全资控股公司发生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呼叫中心业
· 嫌X1小嫌X3贵?国产宝马X2快来了
· 遂宁国庆旅游收入14.42亿 夜经济成新增长极
· 路虎与乐高共推全新卫士车型拼搭类玩具
· 时速开上500公里要几步?布加迪的团队告诉你,只
· 车市“翘尾”恐难再现 年底仍有小欢喜值得期待
· 5.9秒破百的国产电动,售价16.99万起,相比
· 兰州“十一”国际车展年内最佳购车时机
推荐
· 为什么要给宝宝选一件爬爬衣,这几个好处,其他衣服
· 20岁青年跳出租车身亡 事发前遭遇“精神强制”
· 管党治党 自我革命
· 共享充电宝涨价潮来袭,涨三倍最高8元一小时,美团
· 中国食品谷品牌认证体系上线,扫码可查询产品真伪
· 28款创意中国菜赏析,精美吸睛,惹人垂涎
· 千佛山街道三大举措加强安全生产工作
· 组图|山东省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文艺演出首次带
· 深夜,济南一停车场内私家车突然起火,旁边还停着多
· 宋代之后无人亲眼见过,颜真卿楷书《西亭记》残碑首
 
 
 
Copyright 2018-2019 wiidin.com 文晖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